<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首頁 > 新聞 > 社會新聞 > 正文

        租房客中的“新青年”:別人的房子,自己的生活

        核心提示: 租房客中的“新青年”:別人的房子,自己的生活

        青訴

        租房客中的“新青年”

        點擊進入下一頁

        畢業第一年,95后杭州姑娘文藝換了4份工作、3個住所。

        就像城市候鳥一樣,她拉著行李箱,徘徊在高檔單身公寓和家之間,會因為開始或結束一份工作而頻繁更換住所。文藝的換房路徑與求職路徑一致。她做過最短的一份工作只有一個月,而決定“租哪兒”的時間常常不過幾個小時。

        她幾乎不考慮換房成本。為了離工作單位更近,先后入住過35平方米和56平方米的兩間LOFT公寓,每次簽完租房合同,都住不滿4個月,違約金累計逼近萬元。

        去年年底因為長期“敗家式”租房,文藝花光了身上所有積蓄,灰溜溜地住回了父母家。

        對于文藝這類“換工作就是換房子”的消費式租房人群而言,住所和單位的接近程度最重要,其次才是租房成本。

        日前,閑魚發布《租房幸福感報告》,針對閑魚租房的平臺用戶進行了為期13天的調研,內容涉及搬家頻率、月收入水平、房租水平、年齡層次、租房偏好,以及租房的幸福感打分等,最終回收問卷1.5萬份。數據分析發現,新的時代背景下產生了一些租房新人類:如行李箱式租客、包工頭式租客、廁所占領者、群居派等,他們均為新生活方式的代表。

        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社會工作與社會政策系教授吳帆表示,年輕人注重生活質量、崇尚自由、隨意、不受約束等喜好體現了不同的住房安排,形成了不同類型的租客。這些不同的“租房偏好”恰好反映出年輕一代的自主性、獨立性和張揚的個性。他們通過“租房”體驗不同的人生:或廣泛交朋友,或看重私密空間,或發揮自己的創造力,在高房價的重壓下,靈活的租房形式可以更好地滿足年輕人對生活品質的差異化需求。

        不熱鬧不舒服的群居派

        第一次租房,文藝選擇了高檔小區里的單身公寓,月租3600元,占工資的一半。為了追求“熱鬧”,她還是咬一咬牙搬了進去。

        沒多久,她便發現同一樓層的20多位住戶,誰都不愛搭理誰。每個緊閉的房門背后,都是各自的世界。

        一個人看劇、做飯,文藝覺得自己被孤獨“打透”了。她想著,要是有鄰居小姐姐能和自己一起打個游戲,一起打發時光就好了。每天總有那么幾個時刻,“想要扯開嗓子放聲大喊。”她還希望自己的住所有臺球桌、咖啡廳、酒吧等公共空間,可以結交更多的朋友。

        文藝評價自己“向往熱鬧,愛交朋友”,是典型的“群居派”。有時,她的微信一天就能“擴容”十幾位好友。

        “城市候鳥的出現,是順應著‘拎包入住’的租房趨勢出現的”。在閑魚租房業務負責人張世民看來,城市越來越大,上班路途越來越遠,許多租客選擇在工作地點周邊租房,在工作、夢想及生活間自由切換。他們不想買更多的生活用品,希望租房像住酒店一樣方便。

        工作第三年,設計師梁美與5位朋友租下了一套240平方米的房子。這套“超級大房子”有6間臥室,2個客廳和7個衛生間。“因為太孤獨了,每天和人沒什么交流,周末大部分時間都在加班或者補覺。”此前,梁美和陌生人租住在單位附近的小兩居。她想要“熱氣騰騰的生活”,想擁有像美劇《老友記》一般的生活氛圍。

        兩個閨蜜和她有同樣的想法,3個“有趣的人”也加入她們。

        搬進房子是在冬日的一天。第一個月,她們特意少加班、早回家,每天聚在一起吃飯,給房子攢人氣。但沒過多久,大家就體現出了“社交之累”,決定“少點刻意,順其自然”。

        “順其自然就是各自加班,偶爾家庭聚餐,無法每天都熱熱鬧鬧的。”但梁美“一點兒也不失望”,一次急性腸胃炎發作,3位朋友一起將她送進醫院,這讓她覺得溫暖。

        梁美覺得6個人的群居生活“獨立又美好”,既保持著各自的生活方式,“也都在距離彼此1.5米的地方。”

        “獨居和群居一樣都是北上廣等都市青年典型的生活形態。對于群居青年而言,由孤獨感產生了合租的需求,慢慢演變,市場上就出現了集中式公寓的形態,許多年輕人愛上了這種生活形態。”張世民說。

        100%的衛生間占有者

        胡尤是一個100%的衛生間占有者。在月薪跨過1.5萬元那年,他以每月4000元的價格在上海徐匯區租到了一間15平方米帶有獨立衛浴的主臥。

        這間每月“耗資”1000多元的3平方米衛生間,滿足了胡尤對生活私密性和穩定性的需求。他可以不用經常和陌生室友打照面,還不用再花心思擔心他人的衛生情況。過去沒有獨衛時,胡尤覺得室友們輪流用后的衛生間潮濕、臟亂,衛生狀況十分堪憂。

        北京0.55個、上海0.49個、杭州0.61個、廣州0.62個、深圳0.46個、成都0.81個……基于租房平臺數據,調研報告顯示了各地區租房青年平均擁有的衛生間個數。

        《報告》顯示:衛生間占有率100%成為租房幸福感的分水嶺,分享衛生間的情況與租房幸福感密切相關。一個可貴的獨立衛生間,成了新時代租房青年追求幸福路上,租房配套中的“硬杠杠”。

        于此相呼應的是,過去一年,閑魚租房量增長2.8倍,其中“一居室”租房增長近4倍。

        胡尤對此深有同感,更多的時候衛生間的這個“三平方米”讓他減少了流動,提升了幸福感。兩年來,與他合租的80后、90后青年租客換了又換,只有他屹然不動。

        “一套房子里住著五六個租客、男女共用一個衛生間,衛生和方便程度都過不去。”胡尤認為女性租客的頻繁“逃離”和沒有一個獨立衛生間有很大關系。2014年留學歸國后剛到上海打拼,拿著7000元的工資,胡尤最開始只能租個次臥,每天一早醒來最尷尬的時刻莫過于和室友“搶”衛生間,大家都趕在8點上班,有時等上十幾分鐘廁所門還關著,他只能選擇去附近的公共廁所。

        胡尤認為,畢業5年后面對巨大的工作壓力,自己不再熱衷于社交,更享受孤獨和自由,要是再選房子,他會優先考慮住所與公司距離及是否有獨立衛生間,其次才是價格和房間朝向。

        “95后、00后進入社會后,整體的需求與80后有明顯不同。新都市青年更在意自己的體驗和需求是否被滿足,而需求也越來越呈現多樣化”。調查中的大數據反映出新趨勢——“孤獨派租客”的出現和近年來備受關注的“空巢青年”群體十分吻合,離開家鄉獨自在異鄉打拼的年輕人,有了一定經濟能力之后,會主動選擇更為孤獨自由的生活方式。

        別人的房子,自己的生活

        “奔三”的江雷一面創業,一面準備著MBA(工商管理碩士)的考試。一年多前,他租下一間23平方米主臥,房間里有獨立衛浴和小陽臺,每月4800元租金。在他看來,自己租的房間雖然通過隔斷改成了四居,但更像是“沒有廚房的一居室”,是屬于他的完整、獨立的生活空間。

        入住前,他決定精裝一番。在“大環境”上,他鏟掉了原先有些腐掉的木地板,換上性價比較高的復合木地板。墻壁則選用了和地板風格一致的墻紙。嫌燈具風格太老,江雷又購入品牌燈具。此外,衛生間的花灑、大理石臺,江雷都一一更換成了自己喜歡的“歐式風格”。

        一個月后,房子呈現了他理想中的樣子。前后他共花費1.1萬元,加上占用一個月的租期,實際成本近1.5萬元。 房東沒有制止這位“包工頭式”租客的行為。究其原因,江雷覺得,因為沒有破壞房子,而且換后的物品都高于原物價值。

        入住后,他又添置了單開門的小冰箱、恰好放進衛生間的洗衣機。“我寧可多掙錢,不能少花錢,很多時候在家里辦公,環境要舒服一點。”江雷說。

        自大學畢業以來,江雷一直在創業的路上。他調侃自己,項目死了很多個,屢敗屢創。去年,新的項目有了起色,他搬離了之前老舊的出租房。在那個小區環境老舊,只能作為畢業時過渡期的房子里,他只添置了簡易衣柜,“那時還不到談生活的時候吧。” 他感慨道。

        “我的工作強度大,不能接受陰暗及今天這塊墻掉皮、明天那塊掉皮的環境。”江雷覺得,如今“有了一定的生活理念和資金支持”,自己可以按照心意改造自己的生活空間。

        “房子是租來的 ,但生活是自己的。”工作的第九個年頭,王樂樂只身來到杭州,入職一家知名的互聯網公司。她暫無購房指標,只得暫且租下了一套89平方米的兩居室進行過渡。

        房子帶簡裝,經歷過幾波租客。王樂樂還記得第一次看房時的情景:瞧著剝落的墻體,掛滿了油漬的灶臺、油煙機和散發著異味的空調。自己一度打算作罷,但瞅著價錢合適,最終還是租了下來。

        簽完合同后,她決定“花點錢,讓生活更美好”。先將墻體刷成白色,在裂縫處鋪上壁紙,隨后購置了新的馬桶和洗衣機,同時將空調、冰箱和油煙機做了深度清潔,一前一后花了8000多元。

        “環保問題”是王樂樂最在意的。她花了兩天時間在小區周邊的大型建材市場里,挨個問了一圈后才放心購入了3桶某牌子的乳膠漆,就連壁紙也是自己去建材市場精心挑選的。

        經過兩個周末的考察,王樂樂發現,建材市場里,壁紙的價格參差不齊,有的極高,有的極低。最終,她選中了一款帶有淺灰色底紋的環保型壁紙,因為是“尾貨”,商家打折出售,屬于中等價位。

        王樂樂覺得淺灰色看上去干凈、素雅,符合內心對美的追求,最后,了解到貼壁紙的膠更重要,她還特意買了環保的糯米膠。

        王樂樂算了筆賬,花兩個月的房租把房子改造一下,過渡兩年,平攤到每個月才幾百元,而換來的是較高品質的生活。

        “不改造你會覺得你對生活是將就的。”她認為一個人“背井離鄉”來到一座陌生的城市,決不能虧待自己,“工作一天回去,你要是不把自己的生活弄好一點,多委屈自己啊。”

        最開始工作的幾年,與朋友合租,王樂樂也會動手簡單地給房間換個窗簾,鋪個地毯。如今房間的燈泡壞了她也選擇自己出錢找人修理,她始終認為,“生活是自己的,過渡期也要舒舒服服。”

        “無論是職業選擇還是住房形式的選擇,新時代的年輕人將越來越多地跳出傳統的社會期待與束縛,更加注重自我感受、生活品質與人生樂趣,遵從自主性選擇,充分享受當下的人生”。吳帆認為,在這些年輕人眼里,住房既不是一種資產,也并非一種投資方式。一方面,他們不愿意做蝸牛,背負住房貸款的重壓,艱難前行;另一方面,通過靈活的租房形式,他們極具創新力,讓住房回歸生活本身,從中尋找喜歡的居住樂趣。

        (文中文藝、胡尤、王樂樂均為化名)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見習記者 陳卓瓊 記者 馬宇平 來源:中國青年報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狄克紅
        怎样玩广东快乐10分
        <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棚拍红衣美女模特图 澳洲幸运5开奖网址 赛车怎么用3000赢10万 欢乐炸金花联网版 双色球的术语 新疆风采时时结果 体彩江苏7位数怎么中奖 闲来玩十三水官网 新浪彩票专家双色球 捕鱼来了怎么刷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