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首頁 > 新聞 > 名記 > 正文

        領隊說考古|王澤冰:水下考古,是不盲目的海底撈針!

        核心提示: 領隊說考古|王澤冰:水下考古,是不盲目的海底撈針!

        考古發現檔案:為初步摸清廟島群島海域水下文化遺產資源分布狀況,完善山東省第三次文物普查資料,填補水下文物調查資料空白,2017年“廟島群島海域水下文物資源普查”項目正式啟動,由山東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聯合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煙臺市博物館和長島縣博物館共同組織開展,考古隊通過物探掃測、潛水探摸和水下機器人探查發現重要線索14處,并對當地漁民、老船長進行走訪,新獲取重要的水下疑點236處,該項目入選“2017年山東省五大考古新發現”。

        口述人:王澤冰,山東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研究室主任

        我和水下考古的緣分,還要從我國水下考古事業的起步說起。1986年,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的一場拍賣會上,從一艘沉船上打撈出的康熙年間青花瓷器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也深深刺痛了我國文物保護工作者的心。水下文物多是遠銷海外的珍品,并且不易被盜,往往比田野考古挖掘出的文物更加精美。就在那一年,國家決定發展水下考古事業,中國水下考古應運而生。

        隨后,原中國歷史博物館(現國家博物館)和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學在青島合作舉辦了第一期水下考古人員培訓班。到今年,這個培訓班已經舉辦了八期,全國總共培訓出160多位水下考古專業人員,目前在一線工作的可能連80人都不到。我參加的是2009年的第五期培訓,從此和水下考古結下不解之緣。

        山東是水下考古大省,這八期培訓班山東一共培訓出14名水下考古人員,目前都能堅持在一線,在全國占的比重算大的。山東自古以來就有航海歷史,早在春秋戰國時期,齊國征服渤海沿岸的萊夷,大力發展漁鹽之利。公元前485年,齊國、吳國在黃海瑯琊臺海域爆發中國歷史上第一次有文字記載的大規模海戰,記載齊軍就有大約300艘戰船。

        山東在很早之前就是東亞地區重要的交流窗口。其中廟島群島是歷史上一處重要的海上通道,水下文物遺存豐富。廟島群島又稱長島,位于膠東和遼東半島之間,在黃海、渤海交匯處。主要由南北長山島、南北隍城島等32個島嶼組成,其中有人居住的大概有十個島嶼。在唐代,日本、朝鮮的遣唐使從海上過來,通過廟島群島抵達登州古港換官方通牒,再通過陸路到達長安。這里還是歷史上重要的錨地,它是天然的避風港灣,南方船只到達北方多會經過廟島停靠。

        更有意思的是,廟島群島有人居住的島嶼上幾乎都有遺址。而且膠東半島有一部分大汶口晚期的文化和遼東半島南部一片區域的文化很相似。而廟島群島最北邊的北隍城島和遼寧只隔著一道海峽,會不會早在史前,膠東半島和遼寧半島就通過航船有交流呢?

        帶著這一系列的疑問,“廟島群島海域水下文物資源普查”項目自2017年8月10日正式啟動,至10月19日結束,歷時71天。這次物探調查范圍是廟島周邊海域、馬槍石周邊海域、喉磯島周邊海域、老東礁周邊海域、南北隍城島之間海域和南隍城島東北海域等六處海域。廟島旅游業發達,海洋養殖業多,水下有大量沉積物、淤泥,即使存在古代沉船,被淤泥掩埋的可能性也很大。除了鐵質沉船外,完全被淤埋的木質沉船目前調查技術還不成熟,發現難度很大。而廟島群島海域內海洋生物對木質船體的侵蝕嚴重,我們在調查中發現的1號疑點是一艘現代沉船,雖然沉沒年代不足20年,但這艘木船的木質船板已經被海蛆侵蝕殆盡。

        廟島海域遼闊,水下考古工作不能盲目“大海撈針”,先要搜集線索,確定可疑點,再一個個排查,重點擊破。在下海之前,前期的陸地調查和文獻搜索工作非常重要。  

        線索的重要來源是當地漁民,我們去當地漁民家中走訪,很多漁民都能從沙發后面掏出一摞瓷器,我們還聽說很多長島打撈上來的瓷器會拉到外地去賣。但是問漁民具體文物的出水位置,他們卻很難準確說出來。漁民的釣魚點也是我們特別關注的線索之一。因為有水下遺跡的地方往往滋生水下生物,會吸引大量魚類在那里棲息。一般一個海域有釣魚點,百分之六七十可能會有沉船或其他人工跡象。在廟島調查時,我們曾經路過一片海域,看到有人釣魚,便把考古工作船停下來,用物探設備進行掃測,果然探測到水下有條沉船。

        不過,我們從漁民處征集線索越來越難了,因為漁民手中的釣魚點相當于他們的“商業機密”,不愿意泄露給外人,也擔心考古工作會影響他們的“釣魚生意”。我們只能想方設法參與到漁民的圈子中,通過各種方式征集線索。

        但漁民的線索大多是聽說得來,不是一手信息,導致大量線索準確度不高,而水下考古調查受時間、成本和技術手段的限制,無法進行大面積的覆蓋式調查,不準確的線索給我們的工作帶來很大困難。

        在廟島調查中,我們獲得了一個重要線索:南隍城島漁民在2017年5月份曾打撈出一根長達26.23米的桅桿,此外還有一段棕繩。這根桅桿保存得很完整,要知道桅桿是一艘船上最重要的部分,一艘船即使壞了,只要桅桿還能用就會被拆下來用到其他船上,所以一根桅桿能完整保存下來是很難得的。我們專門找古船研究專家來看,可以說這是國內現存最長的木質帆船桅桿,通過測年是清代中期的文物。我們便以出水桅桿為中心,對這片海域進行了大規模掃測,共發現了6處疑似沉船點和1處疑似沖積遺跡,其中8號疑點經水下機器人探查確定為沉船。

        這里,就要講一講我們的高科技考古手段了。在廟島項目中,我們是以物探為主,潛水探摸為輔。在物探的“秘密武器”中,多波束測深系統主要利用水聲學原理進行水底測圖和測量水底地貌,它能直觀地看到水下的地形起伏、沖淤情況和水底物體。用它一次測量可以覆蓋一個寬扇面,測量范圍比較廣。但它不能區分物體是鐵、木頭還是其他材質。

        而側掃聲吶系統能區分材質,如果掃測到的物體表面很硬,它就會顯示得非常亮,側掃聲吶也能掃出形狀,它和多波束探測系統是互相驗證的。此外,還有海洋磁力儀,比較適用于找含磁量大一些的東西。而淺地層剖面儀就像田野考古中的洛陽鏟,尋找掩埋在泥以下的東西,但它只能一條線一條線探測,范圍比較小。所以我們先用多波束和側掃聲吶掃測,看到某個地方有個突起,這時再派出淺地層剖面儀,到測出的點去剖一下探探情況,如果剖到底下有個很硬的小硬面,那我們就考慮是不是有東西被掩埋在底下,這就成為我們尋找到的可疑點。

        在調查中,我們還使用了“江豚—Ⅳ”水下機器人,對8號疑點進行了探查,疑點總長55米左右、寬21米左右,通過圖像判讀,確定為沉船,在水深52米處,但水下能見度低,沉船遍布漁網,無法獲取沉船全貌、貨物等資料。在沉船南大約90米處,水下機器人還發現有疑似桅桿的物體。要想揭開這艘沉船的神秘面紗,還需要考古人員多次潛水探摸的努力,這也是我們下一步工作的一個重點。

        在廟島普查中,我們的潛水探摸工作從2017年8月23日持續至9月8日,潛水探摸57人次,潛水時間約2000分鐘。廟島群島分布很稀疏,我們住在有人居住的島嶼上,出發到線索點往返距離很長,有的疑點來回路上時間就要6個小時,為了保證安全,天黑之前必須返回,留給我們工作的時間是非常有限的。

        潛水探摸工作我們采取潛伴制度,兩人一組攜帶搜索繩下水,如果其中一人發生攜帶氣體不足等意外情況,潛伴會及時采取救助措施。潛水作業過程中一組人下水,還要保證有一組人在船上應急,不過至今船上應急組還沒有用上過,因為我們自始至終非常注重安全,沒出現過一例潛水重大事故。

        從事水下考古的人一定是對這個事業懷有極大熱情的,因為我們每次下水都要面臨很多不確定因素,甚至承擔生命的風險。現在水下考古的主要戰場是在水下深度三十米之內,水深超過四十米便進入技術潛水模式,在水下停留的時間很短,人不能直接從水下出來,而要經過減壓環節,面臨減壓病的風險較高。我們攜帶的是打到氣瓶里的壓縮空氣,在水下呼吸,人如果一下子出水,肺中的氣體就會成倍釋放,就像一罐可樂里面有壓縮氣體,搖晃后突然打開會一下子噴出來。

        而且在水下壓強的環境中,氮氣會在血管中形成小氣泡,在上升的過程中慢慢隨著呼吸排出去。為安全起見,會有專業潛水表注明在水下各個深度可以停留的時間。但是潛水無法確保零風險,減壓病是我們這個行業的死敵。減壓病不一定致命,但可能會致殘。氮氣聚集在血管中,在關節處堆積,一下雨就會感到疼痛。如果氣泡循環到心臟、大腦,還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我們在水下的操作時間是十分有限的,所有的步驟在岸上就要做好詳細的計劃,在水下和同伴是沒法語言交流的,只能通過簡單的手勢。在水下能見度非常低的環境下,我們還要隨時提防有毒生物。在人們想象中,海上遇到鯊魚是很可怕的事,其實現在海中的鯊魚已經很少了,遇到的幾率非常低。但廟島群島里的水母、海膽、墨魚不少。我們在清理遺跡的時候要特別當心,一些有毒的水生物豎著長長的刺,一不小心就會被它們扎傷。而人在水中被劃傷后很難感覺到疼,在水下一定深度,也很難分辨出色彩,即使流血也很難看出來。所以,我們在水下清理遺跡時,即使看到了一個罐子,也不能直接去碰,有可能罐子中會冒出一條鰻魚或者海蛇,對我們進行突然襲擊。此外,水下漁網也是我們的一大威脅,人一旦陷入漁網中,是很難脫身的。

        盡管困難重重,這次歷時71天的普查依然收獲不少。我們通過物探掃測、潛水探摸和水下機器人探查發現重要線索14處。我們還對當地漁民、老船長進行走訪,新獲取重要的水下疑點236處。

        水下考古由于受到技術、資金、時間等條件限制,往往一個項目要歷經很長的時間。廟島群島是山東水下考古未來五到十年的方向。2018年我們的工作重點也進一步北移,接下來,我們還會向水更深、距離人煙更遠的海域探索,同時對重要疑點進行水下機器人探查和潛水探摸,期待發現更多水下的歷史寶藏。

        齊魯晚報 記者 范佳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白麗
        怎样玩广东快乐10分
        <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丝袜美女视频 时时彩个位单双技巧 新疆时时五星基本 通比牛牛的作弊器 管家婆四肖三期必出特 成都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小妹 看牌抢庄快乐版 正信娱乐 赌钱电子游戏 128彩票诈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