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首頁 > 新聞 > 名記 > 正文

        人文?大家|單霽翔:為古老故宮注入年輕元素

        核心提示: 人文?大家|單霽翔:為古老故宮注入年輕元素

        循著朱紅色的圍墻,走過明黃的琉璃瓦,那扇歷經風霜、紫禁城斑駁厚重的城門背后是講不完的歷代傳奇。不知從什么時候起,我們談起故宮,除了冷峻神秘的三大殿,還有了朝珠耳機、故宮日歷、《我在故宮修文物》、《上新了!故宮》……故宮博物院的這些改變,源于一個人:單霽翔。盡管一直謙稱“我只是個看門的”,但單霽翔這個門看得并不簡單,很多顛覆傳統的操作,都是由這位頭腦開放的學者型掌門人拍板,漸漸把已有598年歷史的故宮,變成了年輕人心目中的“網紅”。

        1954年,剛出生三個月的單霽翔就隨父親工作調動,被母親從沈陽抱到了北京。在老北京的四合院里,他學會了說第一句話,學會了走第一步路,有了自己的家庭。

        “忘不了四合院里街坊們海闊天空的神聊,忘不了四合院里小伙伴們的嬉戲打鬧,忘不了四合院里醉人的鳥語花香,忘不了胡同里走街串巷小販們的叫賣聲。”單霽翔在《我的四合院情結》一文中回憶。這就能理解,他為什么對故宮這座世界上最大的四合院有著濃厚的感情。

        單霽翔與吳良鏞一起參加單士元誕辰110周年紀念(資料片)

        14歲是最渴望學習知識的時候,單霽翔卻趕上上山下鄉,在農村耕田種菜,后來進工廠當了八年工人,靠自學,“文革”結束后,終于有了上學機會,考入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城市規劃與設計專業,是建筑與城鄉規劃學家吳良鏞教授的學生。1980年到1984年,他赴日本留學,選擇研究歷史性城市與歷史文化街區保護規劃,從此與文化遺產保護結下了不解之緣。

        其實,說到單霽翔與故宮的直接聯系,可以追溯到上世紀九十年代——他擔任北京市文物局局長期間。1997年春,單霽翔在任上組織制定故宮筒子河保護整治方案,提出“把一個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21世紀”的目標,推動實施了搬遷改造項目,故宮筒子河終于重現昔日的碧波蕩漾。

        在熟識單霽翔的人眼中,他是一個對文物有熱情、有感情,并且懂行的領導。后來官至國家文物局局長,為了一處文物的保護,他可以完全不顧自己副部級官員的身份,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場合,與見到的所有人去談、去溝通。

        2012年,單霽翔接任故宮博物院院長,成為建院以來的第六任“掌門人”。都說新官上任三把火,可面對媒體的提問,名字中有個雨字頭的單霽翔笑言:“一把火也沒有,因為故宮的古建筑都是木質結構,最怕的就是火。”

        單霽翔用五個月走遍了傳說中紫禁城“九千九百九十九間半”殿宇的各個角落,走壞了二十多雙步鞋。當然,腳上穿的是他最喜歡的老北京“懶漢”布鞋。每到一處,看見煙頭、垃圾,他第一反應是彎腰去撿。陸陸續續,他從石縫里,摳出足足一千個煙頭。

        是可忍孰不可忍,故宮的門一定要嚴起來。火也罷,水也罷,他給故宮博物院立了三條新規矩:禁煙、禁火、禁車。

        旱煙袋、水煙、鼻煙,六百年來,紫禁城各種各樣的煙從沒斷過。單霽翔也抽煙,這一次他帶頭戒煙了。禁火第一天,共截下了八千多個打火機。

        “英國白金漢宮、法國凡爾賽宮、日本皇宮,都不許車輛穿行,這是一個文化尊嚴的問題!”以前外賓、國賓參觀故宮,都是警車開道,直入午門。2013年,法國總統奧朗德來訪,單霽翔沒給總統面子,在午門前引領他步行進城。不久后,印度總理辛格參觀,因其年事已高,有關部門希望破例一次。但單霽翔依然堅持原則,最后換成了電瓶車參觀,從此故宮再無“外賓禮遇”。

        按照單霽翔自己的話說,“種種措施,無非是要給故宮以尊嚴”,事實上也贏得了外界的理解和認可。而他的另一個理念,則是給公眾以尊重,用他的話說,是“以人為本,一切為觀眾服務”,做一個“有溫度的博物館”。

        過去的故宮博物院到了旺季,參觀者常常要排隊一小時,買票、驗票、安檢、存包,進去后已經精疲力盡,看到的卻是滿滿的后腦勺。如今,所有門票都放在網上購買,削峰填谷后,參觀者逛故宮多了些從容。

        過去的故宮博物院,參觀累了只能坐在臺階、鐵欄桿上甚至樹坑里,好多鐵欄桿都給坐彎了。如今,上千把座椅落戶紫禁城,人們終于免去了席地而坐、影響形象的尷尬。

        過去的故宮博物院,宮殿里都是黑的,好奇的觀眾一個勁地往里擠,依舊看不清楚,很辛苦也很危險。如今,宮殿里安裝了LED的冷光源,設置了專門的燈架,紫禁城的大殿變得亮亮堂堂。

        2002年,故宮啟動“百年大修”規劃,這個項目計劃用18年時間,對故宮古建筑進行整體的保護修繕。2014年5月的一天,單霽翔巡視時發現,由于體制機制的約束,太和殿的修繕存在嚴重問題,“如果用這種方法修,修一棟會壞一棟。我們沒法負這個歷史責任”。于是,他果斷叫停了“百年大修”。

        2015年11月,全國政協召開雙周協商座談會,單霽翔在會上用八分鐘時間幾乎“哭訴”著指出了故宮大修的問題,爭取來了“故宮的事要特事特辦”的批示。自此,故宮的修復得以先研究再保護,真正按文保規律來辦。

        研究保護的主力軍是一群故宮學者,就是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里的那些人。誰會想到,生冷的、默默無聞、年復一年修文物的人,居然變成男神。難怪單霽翔會感慨:“我本想年輕人喜歡看一些打打鬧鬧、擁擁抱抱,沒有想到他們喜歡看我們專家修復文物的片子,太多年輕學者畢業之后報名希望來故宮修文物,而且這個片子在休斯敦國際電影節得了白金獎。”

        單霽翔為深夜排隊等待“石渠寶笈”特展的觀眾發方便面

        2015年,另一個現象同樣讓單霽翔意外。為慶祝建院九十周年,故宮博物院舉辦了《石渠寶笈》特展,《清明上河圖》等名作亮相。從武英殿大院到院落外,一條長龍“幾”字形延綿著,一塊紅色牌子提醒“排隊需要6小時以上,請慎重選擇”。參觀者多數是年輕人,他們堅定地排著隊,深夜還在堅守,讓單霽翔無比感動。

        此后的《千里江山——歷代青綠山水畫特展》《趙孟頫書畫特展》等,70%以上的觀眾仍是年輕人。單霽翔決定,允許并鼓勵參觀者用不開閃光燈的手機拍照。“大家把作品拍好發到網絡,發到朋友圈,其實是擴大了對展覽的宣傳。”

        一件事物、一種文化被收藏進博物館時,一方面意味著它在歷史文化中的價值、地位極其重要,另一方面也往往意味著它可能將被束之高閣甚至為人忘卻。

        那一年,單霽翔深切地感受到了年輕人對傳統文化的渴望,很快,他為故宮“逆生長”找到了全新的方向:要跟年輕人加強互動。為了做到這一點,故宮博物院使用了很多“黑科技”。

        養心殿大修,停止開放,但是游客依然可以參觀養心殿主題數字展示館。人們進去之后,會發現自己可以像皇帝一樣坐在座位上,自己批閱奏折,和大臣對話;可以和大臣聊天說我最近是不是胖了?大臣會告訴你“不重不威”啊;還能教你做菜,你先做哪個菜,后做哪個菜,餃子餡怎么做,很多人回家便嘗試做宮廷料理去了。

        單霽翔覺得,故宮要吸引更多的公眾、推廣傳統文化,就不能保持一成不變的嚴肅面孔。一系列手機客戶端的推出,讓故宮文化走進了更多人的掌心和內心。

        比如“每日故宮”手機客戶端,有了它,每天早上喜歡故宮文化的人都可以從手機上免費收到圖文并茂的藏品信息。“皇帝的一天”手機客戶端同樣圈粉無數。用戶可以體驗一下古代皇帝的日常生活:早晨不到五點就得起床,不給吃飯,背四書五經一個半小時,還是不給吃飯。這些皇帝的行程都有嚴謹的學術支撐,又與大眾的興趣有著緊密的契合。

        “以嚴謹而風趣的方式給大眾以教育,最終實現文化的傳播與再生。”這正是單霽翔想要故宮達到的最好狀態。

        單霽翔剛到故宮當院長的時候,辦公室給了他一份故宮博物院的介紹,其中寫了故宮諸多“世界之最”。但他覺得,這些“世界之最”對參觀者來說沒有多少意義。在他看來,古建、文物是有生命的,可以活起來。

        參觀一次故宮,不過幾小時,觀眾與故宮的互動有限,要是能把故宮文化帶回家,故宮不就有生命力了嗎?“把文物資源融入人們的社會生活,這是一所博物館應該有的擔當和責任。”單霽翔的思路很開闊。

        于是,故宮文創一發不可收。在設計過程中,故宮文創突出“獨特性”,比如把朝珠做成電子產品耳機,直接把文物與實用結合在了一起。針對“耳機使用完后,就必須摘下保管”的特點,朝珠耳機改變了耳機原有的使用方法,直接掛在脖子上就行了。

        故宮文創還挖掘文物藏品的內涵,使之與人們的生活需求聯系起來。如《乾隆皇帝大閱圖》,整幅畫中馬畫得比較好,就把馬從中提取出來做在領帶上、做在水果叉上。唐代的《五牛圖》也可以走到家里,走到門廳。紅山文化最漂亮的玉石器是玉龍,故宮便以它為靈感設計了香插。

        單霽翔自身也不遺余力地做宣傳,連去開講座,都要見縫插針地像個淘寶賣家一樣推銷自家的產品。經過數年研發,現在故宮的文創產品已經突破1萬種,淘寶網文創旗艦店粉絲數將近140萬,產生了眾多“雙十一爆款商品”。

        他希望用更多的方式來傳播故宮的文化,讓更多人感受故宮博物院的發展。2018年,故宮博物院第一次以出品方的身份,聯合北京電視臺推出了《上新了!故宮》這檔文化季播節目。故宮博物院首次允許電視節目全程在故宮內部拍攝,并且有大量拍攝場景是至今都未開放的區域。

        如今,故宮不再只是那座雄偉的建筑、沉甸甸的歷史痕跡,它已經鮮活起來。無論是文化創意產品還是綜藝秀明星跨界合作……故宮正逐漸成為一個超級IP。

        網絡上有很多游客曬出了游故宮時與單霽翔的合照,一不留神你就能偶遇他。中午吃完飯、下午閉館前,他會在故宮走走。下雪天,他怕游客滑倒,會去督促員工掃雪……單霽翔說,有幸在人生最后一個工作崗位,來到故宮博物院,每天行走在故宮博物院內,都會感到責任的重大、使命的神圣。

        他一直說自己是故宮的“看門人”和“講解員”,既要守好故宮的家當,又要講好故宮的故事。2020年,故宮將迎來600歲的生日。“將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下一個600年,是我和同事們的光榮使命。”單霽翔表示。

        齊魯晚報 記者張九龍

        【換個姿勢看山東-天天豪禮有驚喜-全新界面國際范兒】

        齊魯壹點 最懂山東

        齊魯壹點

        責任編輯:白麗
        怎样玩广东快乐10分
        <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output id="d2nk8"></output>

                  <mark id="d2nk8"><ruby id="d2nk8"></ruby></mark><thead id="d2nk8"><sup id="d2nk8"></sup></thead>
                1. <code id="d2nk8"></code>
                  <output id="d2nk8"></output>
                  <big id="d2nk8"><strong id="d2nk8"></strong></big>

                  <output id="d2nk8"></output>

                  1. <thead id="d2nk8"><sup id="d2nk8"><kbd id="d2nk8"></kbd></sup></thead>
                    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 酒店小姐制服诱惑 单机版多人诈金花 彩九app下载 打鱼一夜输了5万 竞彩投注单打印系统 海口按摩店推荐 基本走势图大全 手机棋牌游戏赚钱 王者荣耀女英雄嫦娥光溜溜王者荣耀周年庆